行业新闻资讯

术前口服液体对胃癌患者全麻诱导的影响

对于胃癌手术患者,传统的术前准备要求禁食、禁水至少8h,目的是减少全麻诱导期胃内容物反流误吸的风险,但显然该措施可导致患者麻醉前有效循环血量相对不足,从而加剧全麻诱导期血流动力学的波动。

术前口服液体作为加速康复外科的措施之一,已被国内外研究证实其安全性。2017年ASA禁食指南推荐,择期手术患者可在麻醉开始前2h饮用清饮料。但术前口服液体量没有统一标准,在已往研究的基础上增加液体容量是否会增加全麻诱导反流误吸的风险仍未知。

目前国内对于术前口服液体对全麻诱导期血容量影响的评估较少。因此,本研究探讨胃癌患者术前12h口服1000mL液体、术前2h口服500mL液体对全麻诱导期胃内容物反流误吸风险及血流动力学变化的影响。


资料与方法

一般资料

选择择期在全身麻醉下行腹腔镜胃癌根治术的患者60例,随机分成2组,每组各30例。术前口服液体碳水化合物组(E组):ERAS理念下术前12h口服1000ml、术前2h口服500ml液体碳水化合物;G组:术前禁食、禁水8h。

监测指标

监测患者麻醉诱导前(T0)、可视喉镜置入前(T1)及气管插管后1min(T2)、3min(T3)、5min(T4)、10min(T5)、20min(T6)的HR、BIS值、MAP、CO、CI、SVV。记录麻醉诱导期间反流误吸的患者例数及胃液残留量。

 

结果

一般情况

两组患者年龄、身高、体质量、ASA分级之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反流误吸及胃液残留量

两组患者在麻醉诱导期均未出现呕吐误吸,两组胃液残留量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主要监测指标

两组T1~T6时HR、BIS、MAP、CO、CI均明显低于T0时(P<0.05)。两组间BIS差异无统计学意义。E组T2~T6时间点的SVV低于G组(P<0.05),E组在T1~T6时间点MAP、CO、CI均高于G组(P<0.05)。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T1~T6时的HR、MAP、CO、CI均明显低于T0时,反映了全麻药物的心肌抑制以及外周血管扩张作用。E组T2~T6时的SVV低于G组(P<0.05)),在T1~T6时MAP、CO、CI高于G组(P<0.05),说明E组患者有效循环容量高于G组,麻醉诱导期血流动力学更稳定。

目前,临床上常用SVV评估容量,E组患者除了T1时SVV超过10%,其他时间点均在10%以下,说明术前口服液体可增加全麻诱导期胃癌患者的有效循环血量,诱导前没有必要再输注更多液体。诱导前快速输注液体不但不能减轻血压下降的程度,反而增加组织水肿,加重心脏负担。

此外,本研究中两组患者麻醉诱导期均未出现反流误吸,抽吸出的胃液残留量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说明择期胃癌手术患者(排除存在呕吐误吸高危因素的患者)术前12h口服1000mL、术前2h口服500mL液体碳水化合物并不增加全麻诱导期胃残留液容量及反流误吸风险。对于术前口服液体碳水化合物的容量,目前没有明确标准,一般为术前2h口服400mL液体。本研究术前口服液体碳水化合物的容量明显高于一般水平。

综上所述,ERAS理念下术前12h口服1000mL、术前2h口服500mL液体碳水化合物能更好地维持择期胃癌手术患者全麻诱导期血流动力学的稳定,且不增加胃液残留量及反流误吸风险。

益能素——12.5%碳水化合物(每100mL)

——围麻醉期口服补液

零蛋白、零脂肪、富含丰富维生素、矿物质;

缓解患者术前饥饿、口渴、焦虑;  

不增加术中麻醉反流、误吸风险;  

降低术后胰岛素抵抗;  

减轻术后低体温;

缩短住院时间,加速术后康复。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科德生物

电话:0451-86376969

邮箱:haerbinkedeshengwu@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哈西大街928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
1分快3|1分快3【官方首页】